落陵故事匯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專題報道 > 落陵故事匯 >

聽老一輩落陵人講那過去的故事之一: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

濟能發集團 2017/01/31 11:13

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

落陵煤礦是1970年市政府支持,煤炭冶金公司牽頭籌建的礦,2011年關井,礦井壽命41年,實際生產33年,開始年產量21萬噸,后來礦井改造產量達到50萬噸,經歷了八任礦長,礦長們一錘接著一錘敲,一任接著一任干,1992年被煤炭部評為第一批質量標準化礦井。從一個不起眼的小煤窯發展到濟寧礦業集團,這是落陵煤礦老一代人的驕傲和自豪??梢哉f:落陵煤礦老一代共產黨員、干部和職工代表帶領廣大職工群眾不畏艱險、克服困難、艱苦創業、拼搏實干,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可是落陵煤礦當時的艱苦條件、艱難的環境條件,跟我們現在的條件相比,大家是想象不到的。最艱難的時期的這部分人都已經退休。

落陵煤礦建礦初期,搭著帳篷,租著落陵村的民房;沒有資金,缺少技術人員;1970年建礦1976年底試生產。管理人員是從唐村煤礦請來的老工人,設備是從唐村煤礦借來的淘汰的舊設備,煤層厚度不足90公分,特別是采煤工作面條件極其艱苦,采煤工作面木支柱支護頂板,放完炮后多數柱子崩倒,大面積空頂,工人從溜子上爬著進入工作面先跪著扒出窩子來,蹲著支上柱子,坐著攉煤,一個班每人至少攉十節溜槽(每節1.5)的煤。這只是工作了一半,出完煤后還要整修,密集處16棵木柱子為一組,然后再增個木垛,蹲著用錘回不掉柱子就用斧子砍斷,老塘里不能留一棵站柱。1985年工作面換成了金屬支柱,放炮之后仍然被炮崩倒很多。那時候不只工作八小時,條件好時,早上5點鐘起床,晚上六點鐘升井,但是這樣正常的時間很少,由于放炮支柱倒的多,工作面經常冒頂,不能正常生產;再加上機械設備陳舊落后經常壞,出煤的時間一個月占不到三分之一,礦上每月給工區下達7000噸煤的任務,根本就完不成。職工經常延點扒矸石,有時候幾天扒不通工作面;沒有班中餐;沒有洗衣房,每天只能穿著濕衣服下井,一些職工得了濕疹皮膚??;食堂沒有餐廳,自帶碗筷,幾個人圍一圈在院子里地上吃飯,每人28斤糧票不夠吃的,還要從家里自帶干糧。30多人住在北工地廠房里,稻草麥稈鋪地,礦上發個蘆葦席,自帶被子;冬天廠房里支個爐子取暖和燒水夏天沒有風扇,從工人到干部每月工資38.5元。干活不興公分,不講工資報酬,分多少活干多少活,自己干完了還主動幫助別人干,給多少錢就多少錢,大家的干勁十足,沒有講價錢的,沒有人抱怨延點,就是一個目標,干不完不升井。上井后大家就到外邊飯店里喝酒,別看那時的人窮,工資低,掙錢少,大家一點也不小氣,買燒雞,吃牛肉,一醉方休。過去常說:干煤礦井下是死了沒埋,人的心里都有說不出來的痛苦。每個月4天休班。吃住在礦上,以礦為家,回家就想走親戚。

在試生產期間,安監人員少,現場沒有跟班安全員,由于安全管理制度不健全,現場條件不好,事故接連不斷。據我統計,落陵煤礦從1970年建礦至1993年(共23年)死亡27人,  骨折工傷143人,破皮傷不算,按照當時省局里任局長說:“你們落陵礦死人的年份多,不死人的年份少?!痹谀莻€年代,幾乎三天兩頭從井下往井上抬人,每個下井的工人每天都膽戰心驚的干活

我是1977年入礦(剛剛試生產的第二年)分到了采煤三區,剛下第一個井,帶著鎬,帶著攉煤的锨,爬進工作面后看到大面積的空著頂,班長安排我,跪著扒窩子,支柱子,頂板咚咚響的聲音,老塘里面嘩嘩落頂的聲音,頂板不時的掉渣,木柱子壓斷裂的聲音,煤壁壓爆裂的聲音,假如是你,遇到這種情況你害怕嗎?我嚇呆了。除了頭上戴的礦燈亮以外,到處一片漆黑,第一個班,我攉煤慢,班長和工友們都來幫我攉煤,幫我整修,在井下工作了12個多小時,終于完工升井了,老工人對我說:今天完活早,順利。升井后在澡堂里洗澡,每個人除了牙是白的,滿臉都是黑的,我的兩只手磨出了血泡,洗完澡后工友們喊我去喝一點,我沒有去,我也沒有去吃飯,我躺在鋪上哭了,我一夜沒有睡覺,我后悔了,絕望了,本來我有一份好的工作,不該來礦,是我對工作不滿足......

天明了,我下決心,寧愿死在井下也不能回家,決心在煤礦干一輩子。第二天,不少工友帶著被子回家了嗎,我沒有走,班前會點完名后我給班長看了看手上的泡,班長讓我暫時開溜子,整修時運木柱子。手上的泡好了再攉煤,一年后,我適應了井下的工作,兩個手上磨出了厚厚的繭子,膝蓋上也磨出了繭子。后來我當了班長,我以身作則,下井第一個進入工作面,完活后最后一個離開工作面。有一次,在工人完活后我驗收工作面質量時,工作面老頂來壓,像打雷一樣響,特別危險,我在工作面中間,來不及往下趴了,頂板隨時有垮面的危險,我立即找了個炮窩,在面前不時地支柱子,柱子一豎起來就被頂板壓住了,嚇得我渾身冒汗,等了一個多小時,嘩!頂板落下了,面上勁小了,我聽到工友們在巷道里喊:班長、班長......

有一次,我的工友在攉完煤整修時,被矸石埋上了,我和工友冒著危險扒矸石......

在采煤工作面工作了十幾年,我帶的班年年是先進班組,在這期間,礦上勞資科、供銷科、安全科領導多次找我談話要我調上井來,我沒有答應,我和全班的職工產生了感情。

到了后來,落陵煤礦有錢了,先是在南院區蓋了平房,后來又拆了蓋了樓房,蓋了禮堂,蓋了招待所,建了醫院、學校一直到90年后才建設完善。

每當星期天,我到洸河花園樹林里,經常碰到當年一起工作過的老同志,每當談起當年入礦的艱苦環境時,歷歷在目,大家見面還是那種老味。有的同志說,想想當年,沒想到能活到現在,沒想到能搬到城市里住上樓房,沒想到能領上退休工資,沒想到能落個好身體,沒想到能在這里一塊打牌,來麻將,沒想到孩子們都買了車,回到家一趟,鄰居們都另眼看待

我們這一代老人,不要好吃的,不要好穿的,兒孫滿堂,心里特別滿足,有的老同志說:俺的孩子能吃苦,從不多休班,不給領導添麻煩,工作任勞任怨,人人都夸好,有的還當了班長,說話面帶滿足的笑容。

也有的老同志說:我家的孩子不爭氣,經常曠工缺勤,礦上領導經常往家打電話,有的老同志講:俺的孩子不孝敬,只知道花錢不知道掙錢,我活夠了,生不如死,嘩嘩地掉眼淚,說給這些老工人聽,我勸導他們說:年代不一樣了,如:70年代結婚4大件:八仙桌子、老式椅子、梳妝桌子、柜;90年代結婚四大件:自行車、縫紉機、洗衣機、冰箱,現在找對象:市里要有樓房、汽車、三斤三兩,還要有較好的工作,現在大城市里男女單身很多,結婚結不起,租個對象回家過年,青年人的思想壓力有多大,家里父母壓力就有多大,一些老年人說生不如死,活得累。貴州省的一個貧困縣叫楊軍的鄰居家的女兒去年剛在鄉下參加工作,向對方要40萬天價彩禮,她的父母說我家閨女有工作,一個月三千多,我要四十萬還多嗎?

朋友們在當今的社會,你們這一代青年人的負擔并不輕,在原來黃金十年的時期,你們攢了點錢,買房子交了個首付金,有的買了車還貸款,孩子上幼兒園每年還要交一萬多塊錢,工資一降低,你的資金鏈斷了,大魚大肉舍不得吃了,歌舞廳你舍不得進了,好衣服好手機舍不得買了,你遇到了出生以來最大的困難,但是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大河沒水小河干,領導也無能為力,這是暫時的,濟礦集團到目前為止做到了“四個沒有”(即“沒有虧損、沒有欠款、沒有庫存、沒有拖欠工人工資”),不讓每一個職工下崗,保住了每一個職工的生活費。在這爬坡過坎時期,號召大家每人節約一元錢,在困難面前,我們大家要頂住,一家人,一條心,一個拳頭一股勁,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!

我總結一句話:落陵煤礦建成全國第一批質量標準化礦井,是老一代人艱苦創業、敬業愛崗、拼搏奉獻、真抓實干、團結一心以礦為家的敬業精神換來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■ 退休老同志  趙成功

天堂社区,在线蜜芽tv,国产人碰人摸人爱视频,rentiyishuwang